檔案文化 > 珍檔秘聞

“票”亮的檔案

作者:北京市檔案館

來源:北京市檔案信息網

2018-08-09 星期四

????檔案,是指人們在各項社會活動中形成的具有保存價值的原始記錄。檔案在我國古代各個朝代有著不同的稱謂,商代稱為“冊”、商代稱“中”、秦漢稱“典籍”、漢魏之后稱“文書”“文案”“案牘”“案卷”等,清代以后才有“檔案”之說。

????在2018年國際檔案日,北京市檔案館展出了一批塵封檔案,這些檔案記錄的不是什么高深莫測的內容,而是很接地氣、很貼近生活,展覽內容親切。

????北京市檔案館在舉辦“票證的記憶”展覽中,一份份1978年前后的檔案,卻告訴了我們,在過去歲月中,人們的生活都離不開兩個字,那就是票證。

????票證是如何主導改革開放前后的生活呢?咱們先從最關心的“吃”說起。上歲數的人應該對糧票都不陌生,這是在特定的年代必須要使用的票證。那您知道糧票是哪年開始使用的嗎?

????這份檔案是《北京市面粉計劃供應實施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辦法》規定從1953年11月1日起,北京市開始實行面粉計劃供應,北京市民憑面粉購買證購買面粉。這是北京市最早的購糧憑證,它也是一個過渡性票證。

????那么為什么要開始憑票購糧呢?這是由于8年抗戰加上3年解放戰爭,使得農業生產受到了極大的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的糧食儲存量遠遠不夠,因此要實施計劃供應。

????《北京市面粉計劃供應實施辦法》第一條:為了對面粉實施計劃供應,防止奸商投機,以穩定市場,保障國家建設的順利進行,特制定本辦法;第二條:面粉統由國營糧食公司按照政府規定實施計劃供應,任何私人不得從事面粉貿易,并嚴禁囤積或倒賣。從中可以了解到當時對糧食的管理是極為嚴格的。根據北京市糧食局編寫的《北京糧食工作40年》記載,從1953年11月至1954年1月總銷量258萬袋,比1953年8月至10月下降了37%,從而緩和了面粉供應緊張的局面。

????其實說起來簡單,但是要控制好糧食的統銷,卻又是難上加難。畢竟這關系到每一個人的切身利益。其中會有很多想象不到的問題存在,說起來就是不同的群體對糧食有著不同的需求。

????而社會分工不同也導致不同群體對糧食有著不同需求量。《北京市市鎮糧食定量供應等別劃分規定》就針對這種情況又進行了詳細劃分。腦力勞動者和體力勞動者他們每天所消耗的能量肯定是不一樣的,因此,按照不同的工作性質,政府也進行了劃分。特殊的重體力勞動者如礦井工作者、建筑工地搬運工等定量標準是最高的,達到了60斤。

????光吃主食也不行,還需要副食品的搭配。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農副產品的供應并不比糧食供應更充裕,尤其是肉食。當時北京市肉、蛋、禽類的庫存急劇下降,為了保障市民基本生活,有計劃地進行供應,憑票購買肉食也就應運而生。

????肉票是購物的憑證,本身不含價值,不許買賣流通。

????1955年時北京市肉食供應非常緊張,為了有計劃地保障市民的肉食供應,北京市人委(人民委員會)制定了《北京市肉類供應暫行實施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辦法》規定為了有計劃地實施供應,達到合理分配,保證特需,節約肉食,特制定本《辦法》。《辦法》對肉食供應的對象、供應的標準、肉食計劃的制定,以及購肉證的簽發與使用都做了詳細規定。從中不難看出,當時對市場上肉食供應是極為嚴格的:按照規定,普通市民每人每月發不到一斤肉票,想大快朵頤那是不可能了,因此也就有了家家戶戶平時攢點肉票,逢年過節割2兩肥膘包餃子吃的回憶。

????而除了糧票、面票、肉票,像糕點、食用油,甚至是芝麻醬等等副食品,都需要憑票供應。這些票證隨著改革開放促進了市場的發展,才逐漸淡出了流通市場,成為了幾代人的永久回憶。

????我們再來看看“穿”和“用”。

????1950年的時候,北京市棉布供應的需求量達27.5市尺,到1953年市民對棉布的需求量激增到88.9市尺。由于市民對棉布需求量的不斷增大,為了保證供應,北京市從1953年起開始實行棉布的計劃供應。

????“穿”對于老百姓來說是個剛需。1960年,布票供應非常緊張,檔案記載,當時每人每月發2.5市尺布票,如果要裁剪一條褲子,需要3個人的布票才夠。憑票購買棉花、棉布的狀況一直持續到20世紀80年代初期。

????這是北京市出臺的《一九八三年度布票、棉花票發放辦法》,其中記載了當時的布票、棉花票的定量標準,如:凡有北京市正式戶口的農業人口,每人發給1983年度布票18尺5寸(包括棉線票1尺2寸);凡有北京市正式戶口的非農業人口,每人發給1983年度布票18尺1寸(包括棉線票8寸)。

????您或許要問,為什么到了1983年還會憑票買棉花、棉布呢?這是因為北京的冬天非常寒冷,大家要穿棉衣、蓋棉被,正是有了這種需求才使棉花、棉布成了緊俏商品。由于供應量有限,棉花、棉布直到20世紀80年代初,依然需要憑票購買。

????這張表格列舉了一些1962年時需要憑購貨券供應的商品。以一雙尼龍絲襪為例,需要收購貨券2.4張,這是平均的收券標準,最高的時候收5.2張券。

????那么購貨券是怎么分配的呢?以職工每月的工資收入計算,滿20元才分配一張購貨券,按照這個比例計算,當時購買一雙尼龍襪子要攢上一兩個月的購貨券才能買到。

????如果說這些布票攢幾個月就能做身新衣服,還算有個念想,接下來說的這幾樣可就沒那么容易辦到了。說起“老三樣”,指的是自行車、手表、縫紉機。當時購買縫紉機平均需要97張券,真是需要年積月累地攢,東拼西湊地湊。當時市民的平均收入是二三十元錢,按照滿20元才分配一張購貨券的標準計算,1個人最少需要97個月,也就是至少需要8年的時間。

????1959年,北京市日用工業品市場日趨緊張,為了保障市民的基本生活需要,北京市商業局印制了購貨證。憑購貨證對食用堿、小蘇打、肥皂等日用工業品進行限量供應。一年后,物資供應形勢更為緊張,憑購貨證購買商品的種類越來越多,比如洗衣粉、煤油、皮鞋、布鞋、膠鞋都需要憑證購買。

????使用票證購買物品的情況一直到了改革開放后,除了剛才說的棉花、布票還硬性規定使用以外,其他票證都逐漸失去了作用。

????這份檔案是北京市政府辦公廳《關于停止發放和使用北京市購貨券的通知》,通知指出,從1983年1月1日起,停止發放和使用北京市購貨券,從而結束了北京市近20年憑購貨券購買商品的狀況。

????票證是計劃經濟時代的特殊產物,北京商品票證伴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初創的艱辛而誕生,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而消逝。就讓我們通過一張張的票證和一份份檔案,一起回味過去走過的艱苦歲月,來感知今天幸福生活的來之不易。

 
 
責任編輯:王建英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新足球小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