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文化 > 人物縱橫

杜國祥:搏擊川江的抗日“領江”

作者:特邀撰稿人 程錫勇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8-08-27 星期一

????“領江”,既指在江河上引導船舶航行,也指擔任領江工作的人。杜國祥就是抗戰時期民生公司的著名領江,他在宜昌大撤退和鄂西會戰期間,特別是宜昌剛淪陷時,為川江抗日運輸工作作出了突出貢獻。他的英雄壯舉和傳奇故事至今仍為人們所津津樂道。

熟悉水情成能手

????1936年6月22日,國民黨“威盛”艦艦長盧景賢為杜國祥寫的介紹信(右)。

????1947年7月,國民政府交通部全國引水管理委員會長江上游辦事處為杜國祥辦理的引水臨時執業證明書(左)。

????杜國祥,1898年9月20日出生于湖北省秭歸縣新灘下灘沱,父親是一個背腳工,靠賣苦力和開荒維持全家人的生活。因為家貧,杜國祥9歲才進私塾,一邊讀書,一邊幫人放牛,后因無錢輟學,12歲就到船上去做幫工。1918年,他參加了攻占秭歸縣城的反北洋軍閥起義,當了一名傳令兵,因一個營長叛變導致起義失敗。于是,杜國祥沖出包圍,坐船離開秭歸,到宜昌的船上去工作。

????由于杜國祥從小生長在險灘密布的長江邊,對西陵峽的暗礁險灘了如指掌,加上虛心好學,他很快成為川江上、宜渝間有名的木船水手和領江。1919年,杜國祥由木船公會同事邱德榮介紹,到“漢華”輪上當了一名水手,后來又相繼在“加定”“吉慶”“長慶”等輪船上擔任水手、舵工。1923年,只有25歲的他在“長慶”輪上升任為領江兼船長,同時被推選為領江公會理事長。

????1935年,杜國祥首次被國民黨海軍看中,受聘于軍艦“威盛”號,擔任大領江。1936年,正值中日關系緊張之時,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重慶行營派高級參謀李端浩乘“威盛”艦對川江兩岸進行勘測,準備修建炮臺、碉堡,以阻止日本軍艦進川,確保西南安全。杜國祥除為軍艦領航外,還隨同李端浩一起跋山涉水實地踏勘,并談了自己的一些看法。李端浩發現杜國祥不僅領江技術過硬,而且很有思想,決定回到重慶后將其引薦給行營主任顧祝同。

????杜國祥與顧祝同交談時說:“現在在川江兩岸修建炮臺費錢又費事,搞得人心惶惶。其實在川江上領江最重要,那些暗礁險灘能敵百萬雄兵,日本軍艦再厲害,只要沒有中國川江領江領航,將寸步難行、有來無回。建議辦一個宜渝段領江、水手訓練班,一旦中日開戰,全體領江、水手撤離,不為日本人服務。”顧祝同欣然同意。

????1936年6月,杜國祥在為國民黨海軍軍艦服務的工作結束后,由于他表現突出,“威盛”艦艦長盧景賢還親筆為其寫了介紹信,其中寫道:“川江大引港杜國祥自去年服務本艦以來,港道純熟,成績殊佳,且品行端方,并無嗜好,特此證明,用作介紹。”不久,杜國祥經人介紹進入了當時長江航線上最大的私營輪船公司——民生公司工作,由于他業務能力強、技術精湛,先后在“民意”“民安”“明福”等10余艘輪船上擔任過領江和船長。

培養人才為抗戰

1938年10月,宜昌大撤退中的民生公司輪船。 湖北省宜昌市檔案館藏

????1937年,杜國祥在“民豐”輪上當領江,船剛到宜昌,公司就發來讓其火速返渝的急電,他當即搭乘飛機返程。重慶公司負責人通知他:“行營有要事!”杜國祥趕到重慶行營后,顧祝同交給他一個秘密任務,說中日戰爭已不可避免,種種跡象表明開戰在即,如今在重慶的日僑、日船、日艦就要撤離。據可靠情報,停泊在嘉陵江碼頭的日艦“長益艦”“長陽艦”和“涪陵丸”是日本的間諜船,船上裝有大量軍用物資、重要情報和軍事作戰地圖,如果不把這些東西截獲,將對我國極為不利,但現在兩國還未開戰,若由我軍方出面扣留,國際法說不過去,最好由人民自發解決。你在領江中影響大,去動員日本船上的全體中國水手、領江上岸,不為日本人領航,他們今后的生活和工作由我們負責。

????接到任務后,杜國祥迅速來到嘉陵江碼頭,但日軍已戒備森嚴,無法上船,他好不容易在岸邊的坡地上找到了日船上的領江柳耀真、周大貴等人。杜國祥跟他們講:“事關國家大事,情況緊急,你們務必要讓在日本船上的全體水手、領江棄船上岸,不為日本人領航。”結果到了約定時間,日艦上的水手、領江均未上岸,杜國祥深感事態嚴重,于是,他想盡辦法找來一條小木筏,在激流中靠近日本艦船喊話,叫他們盡快撤離,而這些水手和領江們朝他擺手說,自己不會下船了。沒過多久,日本艦船就起錨離開了重慶嘉陵江碼頭。

????杜國祥眼睜睜地望著遠去的船影,無可奈何,深感愧疚。當顧祝同得知情況后大發雷霆,杜國祥解釋道:“這些水手、領江都是幫工出身,沒有文化,只知道賺錢,沒有國家觀念。我建議從長計議,在對宜渝段水手、領江培訓時,增加愛國教育的內容,讓他們不與日本人為友,不為日本人服務,不當漢奸,不為敵用,這樣才能確保西南安全。”顧祝同點頭同意。

????國民政府退至重慶后,杜國祥被任命為宜渝江段航訓班管理組上校組長,并給他頒發了由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親手簽發的委任狀。此次,宜渝江段有水手、領江500多人參加了培訓,航訓班設在重慶,正副班主任都由行營、渝萬江防要塞司令部和川江航管處的高層擔任,下設總務、管理、船務3個組,該航訓班共開辦了4期,歷時3個多月,幾乎調訓了當時川江上所有的水手和領江。由于航訓班工作人員對工作的認真細致,使參訓者的航行技術得到了很大提升,也正是有了這批學員,1938年的宜昌大撤退才有了強有力的組織保證。

冒死抗日建奇功

????日軍侵略的戰火迅速蔓延至湖北。1938年10月,宜昌大撤退由民生公司總經理盧作孚親自指揮,公司的20多艘船冒著日軍飛機的狂轟濫炸,齊心協力日夜搶運人員和物資。杜國祥引領著10多艘船只參與其中,采用分段運輸、歇船不歇人等辦法,將原本需要1年多才能運完的物資,僅用40天就全部從宜昌運送至安全地帶,創造了震驚世界的奇跡。民生公司的員工和航訓班的500多名學員為大撤退立下了汗馬功勞。

????1940年5月,日軍調集精銳部隊發起棗宜會戰,局勢岌岌可危。杜國祥奉行營之命趕到宜昌,將住在宜昌的水手、領江全部組織撤到后方,以確保他們不為日軍所利用。日軍6月11日進攻宜昌,上百架飛機日夜轟炸。6月12日,日軍先頭部隊突入城內,他們迅速控制了江中所有船只。正當此時,有6艘大輪船駛入宜昌江段,由于沒有領江,全部拋錨江中,日軍并不清楚這個情況,只是看見有船停在江中,加之有限的兵力大都在城內掃蕩,還沒來得及上船檢查。杜國祥眼看它們就要成為日軍的戰利品,心急如焚。當晚,他趁著夜色冒死泅水爬上“鴻大”輪領頭引航向上游駛去,“海洋”“海瑞”“新浦”“新獅”“鴻興”等5艘輪船緊隨其后。岸邊的日軍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呆了,等他們回過神來亂作一團地向船隊開槍射擊時,為時已晚,杜國祥已帶領船隊安全地駛進西陵峽中。事后,只想救船的他才知道,原來這些船上裝有數千噸槍支彈藥等軍用物資,一旦落入敵手,后果不堪設想。

????由于杜國祥在宜昌大撤退中表現突出,先后獲得國民政府有關部門頒發的服務成績優良獎章、特別出力人員嘉獎。上海江記大通航業公司還登報頌揚了杜國祥的功績:“幸得宜渝段杜大領江國祥見義勇為,自告奮勇泅水登輪設法搶救,將鴻大輪由宜市江中引領入峽,脫離陷區。后不顧本身利害隨輪掩護節節上移,不分晝夜,甘冒險惡……卒將鴻大輪引領至渝,現得安全復航,非杜大領江國祥鴻大輪絕不致有今日,追念前功感謝不盡,除在鴻大輪留照紀念及發功績書,并贈送獎勵金七十萬元外,特此登報藉資頌揚。”

????1942年,杜國祥在川江打撈隊當隊長,打撈被日軍飛機炸沉船只及貨物,積極支援抗戰。1943年5月的鄂西會戰爆發后,盡管日軍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向西陵峽內的石牌要塞猛攻,但都被國民黨守軍擊退。這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川江上的水手和領江全部撤離,才使得數艘日艦只能停泊在宜昌江段望洋興嘆,不敢向三峽駛進一步,無法配合日軍兩棲登陸作戰計劃,使日軍的優勢大打折扣。同時,杜國祥和民生公司的船隊不懼敵機轟炸,冒死搶運軍火、給養和部隊傷病員等,為石牌保衛戰的勝利發揮了重要作用,為抗戰作出了重大貢獻。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杜國祥仍留在民生公司工作。至今,他的抗日傳奇故事仍在長江兩岸被人們傳頌著……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8年8月24日 總第3263期 第三版

 
 
責任編輯:王亞楠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新足球小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