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文化 > 文庫 > 隨筆

不可夏無蟬

作者:代 蔣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8-08-31 星期五

????蛙鳴在雨后,不可夏無蟬。剛入伏的天氣,悶熱難耐。連綿不休的蟬鳴,像一曲悠揚的老歌,勾起了我兒時的回憶。

????兒時夏天里蟬鳴的午后,爺爺編籮筐剩下的竹籬裹上蜘蛛網,便是捕蟬的神器。烈日當空,我悄悄來到柚子樹下,伺機而動。

????捕蟬當然要挑戰捕紅蟬,它不僅個頭大,且鳴聲舒緩又動聽。當然,也最難捉捕。蛛絲經不起它那強勁的撲騰,掙脫束縛后便飛向旁邊的大樹,臨走時還不忘在空中撒上一泡類似尿液的不明物,像是在回擊入侵它領地的敵人,又像是充滿嘲笑般唾棄我這愚鈍的家伙。

????相比紅蟬,麻蟬捕捉起來就容易得多,它們不但數量龐大,而且整天吵鬧個不停。晨霧還未散去,它早已扯開嗓門“嘶吼”起來,真是勤勞不討好的小玩意兒。

????聞聲而來的貓咪已在樹下蹲守多時,思索著怎樣才能把那嘰嘰喳喳的美味吃到嘴里。貓咪不時地舔著嘴巴,目不轉睛地盯著樹干,不遠處的那只開小差的麻蟬成了被狙擊目標。只見貓咪微微一低頭,接著一個箭步前沖,蟬已入貓口。我手里蛛網上撲騰的麻蟬鳴叫著,吸引了貓咪的目光。貓咪像是諂媚似的圍著我轉圈,想要討好我,期盼我賞蟬給它。

????紅蟬和麻蟬之外還有灰蟬,它是紅蟬的瘦小版,是麻蟬的加長版。修長的軀干,透明的翅膀,數量有限,其貌不揚,卻也讓人討厭。聽不懂蟬鳴,卻能給灰蟬強加配音“餓死,餓死,餓死……”但凡灰蟬出沒,天色準有變化。要么大晴,要么大雨。

????還有一種極其稀有的蟬,通常生活在水稻叢中,個頭嬌小,翠綠的顏色,像極品翡翠的那一抹綠,藏匿于葉脈背陰的地方,幾乎等同于環境色的高端偽裝本事,騙過了所有人。曲高和寡的嗓門,出賣了它固若金湯的偽裝。假使它矜持含蓄不作聲響,想要尋覓捕捉到它定是件難事兒,但那副優美動聽的歌喉不展露,豈不可惜!

????童年的回憶,就像昨日重現。蟬鳴紛擾的夏天,始終停留在記憶中,而如今,那熟悉的曲調已不再清晰。初聽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人們常常會拿蟬和稻穗相提并論。“稻穗兒熟,蟬聲兒消,向日葵低頭彎腰。”蟬鳴,歌的是炎夏,唱的是秋收。

????童年猶如蟬鳴悠揚而又漸行漸遠,風中的紙鳶飄落樹梢,任憑風吹雨打。也許,人生亦如蟬,很多時候都需要堅持,需要等待,才能夠破土而出,蛻皮羽化,飛向藍天。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8年8月30日 總第3265期 第四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新足球小将